当前位置:首页>>内容
桑植:跃上葱茏满目新
华声在线 发布时间:2022年08月02日 09:18
华声在线
2022年08月02日 09:18


桑植县刘家坪白族乡禾佳生态园,村民在采收辣椒。 李维跃 摄

  【红色印记】

  “马桑树儿搭灯台,写封书信与姐带,郎去当兵姐在家,我三五两年不得来”……

  1935年11月19日,中国工农红军红二、六军团,在桑植誓师,告别父老乡亲,开始万里长征。动人的桑植民歌,久久回荡在莽莽群山间。

  桑植是贺龙元帅故里,是湘鄂边、湘鄂西、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策源地。革命战争年代,当时仅10万多人口的桑植县,有5万人参加红色政权和游击队,有2万人跟随贺龙参加革命,有4000多人踏上长征,新中国成立后,回到家乡的不到50人……桑植儿女用鲜血与忠诚,写下了一部恢弘壮丽的史诗。

  澧水奔腾,壮怀激烈。

  87年前的深秋,中国工农红军红二、六军团在澧水之源桑植县誓师,为了光明,踏上征途。

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。

  这片英雄的红土地,从未忘记英烈们的光荣与梦想,薪火相传,一路追逐光与幸福。

  仲夏,万物勃发。我们走进桑植,但见青山妩媚、绿水逶迤。47万桑植儿女,正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,牢记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传承红色基因,坚持绿色发展,昂首阔步新的长征。

  抉择

  八百里澧水,从桑植出发,碧波荡漾,注入洞庭,汇入长江。

  桑植的水给人惊喜。1200年前,柳宗元曾这样感叹:“南州之美莫如澧”。

  然而,曾几何时,旧时盛景之赞却并不全是这里的真实写照。这里也曾经历过生态破坏、环境恶化的阵痛,也曾徘徊于“先污染、后治理”的迷茫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澧水上陆续筑起了一座座水电大坝。至2017年,张家界国家级大鲵自然保护区有88座水电站,仅在桑植的核心保护区,就多达35座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,小水电的大量存在,挤占了生态流量,阻碍了鱼类洄游,流域生态环境受到明显破坏。野生大鲵被迫形成孤岛化生存分布,数量一度不足2000尾。

  大鲵在呻吟!生态环境警钟敲响,桑植怎么办?

  新的历史方位,呼唤新的发展理念。新的发展理念,是指挥棒,是红绿灯。

  桑植坚决算政治账、长远账,从2017年起,强力推进涉自然保护区小水电项目整改。

  君子弃瑕以拔才,壮士断腕以全质。这是一场“生”与“死”、“舍”与“得”的绿色抉择。

  一开始,八大公山镇九龙村村民周元章“很想不通”。他筹资建了一座小型水电站,2017年刚落成开机,便收到了拆除的指令。

  甚至一些村干部,“思想一下也转不过弯来”。

  2013年,山羊溪水电站建成发电。为了建电站,桥自弯镇山羊溪村党支部书记高绪前曾一户户上门,好不容易做通了工作。

  没想到6年后,他又被推到了前台。“说建是我,说拆也是我。老百姓想不通,我也想不通了。”

  最终,县水利局同志讲的一句话,让他豁然开朗:“当年建电站,是兴利避害。现在拆电站,是为了子孙后代。”

  3年时间,保护区内的35家水电站悉数关停退出。

  时代在变革中前行,历史在抉择中书写。

  今年51岁的王兴红,同样经历了一次抉择。

  从外地打工回到家乡芭茅溪村后,他在澧水河畔建了座采砂场。

  “当时就想着靠水吃水。”王兴红记得,他家上下游不足10公里,就有2座采砂场。

  采砂场多且无序,破坏显而易见。王兴红经常看到,河边郁郁葱葱的树,突然携着大块泥土,一头栽进水中。

  2017年4月底,县里的一场“零点行动”,一夜之间关停39座河道采砂场。

  “起初我也想不通。但上门做工作的干部们说得没错,靠水吃水不是这个靠法,澧水河被糟蹋了,我们什么都不会留下。”

  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,用之不觉,失之难存。算明白了“舍”与“得”的账,王兴红积极响应,谋求转型。

  大坝拆除后,浊水变清水,死水变活水。最新监测,保护区内野生大鲵现在超过了2.4万尾,是低谷时期的10多倍。

  一番刮骨断腕,唤回绿水青山。

  桑植坚持标本兼治,聚焦最严格的污染治理、最彻底的生态修护、最系统的资源保护,高标准打好蓝天、碧水、净土保卫战,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生态“成绩单”——

  地表水和饮用水水源水质达标率100%,空气质量优良率达97.8%,森林覆盖率达72.8%,拥有草山面积176.5万亩。

  近年来,桑植获得了“国家级生态县”“国家级生态保护与建设示范区”“全国绿化模范县”等称号。2018年,澧水河水源地获评“中国好水”水源地称号。

  转型

  向绿,是痛定思痛后的转型。

  采砂场关闭后,王兴红在原址建了一家休闲农庄,取名“红歌寨”。开业当年,就有80多万元收入。

  在原址建农庄,王兴红有层小心思:“要还债,还澧水的债。”这些年,他前后投入百余万元,修复损坏的河堤、植被。

  依水而生,向水而兴。王兴红想得很明白。

  如今,“红歌寨”日均接待游客百余人,周末更是高达两三百人。

  从青山绿水间,桑植百姓酿出了稳稳的获得感。

  相比王兴红,周元章的转型略显曲折。水电站拆除后,他养过蜂、养过猪,最终还是选择做“水”的文章:用古法研磨豆腐,做纯手工的腐乳。

  好水磨出来的豆腐,口感好,做出来的腐乳备受市场青睐。

  “加工豆腐,不但环保,还能带动十里八乡。”现在,周元章做起了“产业链”,收购本地黄豆、花椒等腐乳制作原料,带着大伙一起增收。

  如今,周元章对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感悟更深了。他将这10个字工工整整地写在10块木板上,高高立于生产基地一侧的山坡上。

  “关停等于砸了‘饭碗’,村民能不跟我急吗?”拆除山羊溪水电站前,高绪前有各种担忧。

  但转型不能畏葸不前!除了耐心沟通,落实补偿,引进企业,安置就业,还和周边乡镇携手,做大每周六的集市,并且每月举办一场消费节,让农产品有销路、百姓生活有保障。

  高绪前终于一展愁眉。

  “舍”“得”之间,有平衡之道,有转化逻辑。

  从粗放无序到绿色发展,这一“转”,转出了海阔天空,转出了质的飞跃。

  近年来,桑植县时刻保持对发展规律的清醒认识,坚持生态富民,打造以红色旅游产业为龙头、生态绿色农业为基础、环境友好型工业为补充的现代生态产业体系,为绿色崛起提供强劲引擎。

  水清景美人自来。桑植全力打造“讲红色故事、唱桑植民歌、品桑植白茶”特色旅游品牌。2021年,全县接待国内外游客682.1万人次,实现旅游总收入53.43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155%、103%。

  大山里飞出了“张家界大鲵”“桑植萝卜”“桑植蜂蜜”等一大批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。桑植白茶年产值2.28亿元;桑植粽叶畅销海内外,年产值2.6亿元,带动致富8万多人。

  以新材料开发为主,以农产品精深加工为特色,桑植产业开发区角逐绿色产业“新赛道”。今年1至5月,实现规模工业总产值7.28亿元,同比增长30%。

  良好生态,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;青山绿水,是真正的聚宝盆。

  “地是刮金板,山是万宝山,树是摇钱树,人是活神仙……”口口相传的桑植民歌,唱出了桑植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  如今,歌谣中的愿景,正一步步变成现实的图景。

  守望

  桑植儿女的血液里,流淌着大无畏的革命精神。就像马桑树,风吹不断、雪压不弯。

  龙潭坪镇红军村,名字听起来就让人肃然起敬。

  上世纪30年代,这个仅100多人的小村庄,就有30多人跟随贺龙参加了革命。

  在红军村6万多亩土地上,生长着2万多亩野生粽叶林。好生态孕育了优质粽叶林,粽叶林也通过涵养水土,反哺绿水青山。

  村干部介绍,野生粽叶能卖到4元一斤,采下来背下山就能拿到钱。但为防止过度采摘破坏生态,红军村像爱护眼睛一样,守护粽叶林。村里严格控制了采摘时间和数量,人人自觉遵守。

  为了少采野生粽叶,红军村每家每户就在房前屋后和零星地块上种起了粽叶。人工种植的1000多亩粽叶,每亩收成有6000多元。

  曾经输送了革命有生力量的巍巍大山,今天守望的,是青山绿水的无限希望。

  桑植是中国大鲵主要原产地,是我国首个国家级大鲵自然保护区。在这里,因为守望,王建文一家三代,与大鲵结缘。

  24年前,王建文的父亲,拿出全部家当,开创了人工开凿隧洞保护大鲵的先河,破解了大鲵人工繁育的世界难题。18年前,王建文的奶奶,为抢救被洪水冲走的大鲵,把生命永远留在了保护区。

  如今,已是张家界大鲵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长的王建文,仍然和父亲常年奔走在大鲵保护的科普课堂和科研基地。

  桑植北部的八大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是澧水的主要源头。

  覃习海的家,就在海拔1400多米的八大公山天平山管理站。

  今年80岁的覃习海,是八大公山人工林的第一批植树人。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,青丝到白发,种下6000多棵树,给子孙留下了无尽宝藏。

  种了一辈子树,覃习海觉得自己种的“最满意的树”,还是儿子覃必伍。

  2010年,中科院武汉植物园在八大公山设立永久监测样地,覃必伍被选为专职监测员。今年50岁的他,如今也把家安在了这里。

  他说:“大山哺育了我们,我们要守护好她。父亲老了,我们接力,我们老了,儿孙接力。”

  人不负青山,青山定不负人。

  近年来,保护区陆续发现“桑植腹链蛇”“美脉过路黄”等20多个新物种。

  “咬定青山”不放松,桑植清醒地保持着一份定力:绝不以透支资源来换取一时的效益,绝不以牺牲环境来换取一时的繁荣,绝不以牺牲老百姓健康和子孙后代福祉来换取一时的政绩。

  桑植县委书记曹飞说,这些年来,全县经济社会发展思路结合新时代、新使命、新任务不断完善提升,但始终不变的,是保护生态环境、推进绿色发展的决心。

  青山不墨千秋画,绿水无弦万古琴。

  夏之绚烂,起于一颗种子的苏醒。经历了“舍”与“得”的抉择,在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,桑植这颗已经破土的种子,正焕发出勃勃生机。

  【青年观察】

  弘长征精神 赴未来山海

  符婧宇(湖南沅江高新技术产业园管委会团工委副书记)

  从长沙驱车四个小时,我以青年观察员的身份,随湖南日报采访团来到桑植。

  寸土千滴红军血,一步一尊英雄躯。桑植是贺龙元帅的故乡。为了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,革命先烈前赴后继,谱写下气吞山河的英雄壮歌。桑植现留存135处红色遗址遗迹,《马桑树儿搭灯台》等桑植民歌,至今仍在广为传唱。

  作为一名90后的团干部,我对这样一片红色热土,有着天然的亲近,从踏上桑植的那一刻起,胸中就激荡着感动与崇敬。

 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,每一代人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。我工作的沅江高新区,就在洞庭湖畔。守护好一江碧水,就是我们未来要走好的新的长征路。

  前方肯定有荆棘、有坎坷。淘汰落后产能,可能会遭遇不解甚至抵制;转变生产方式,一定艰辛且复杂……但我们不会退缩,将始终不忘初心和使命,牢记职责与担当,做好每一天的工作,做好身边每一件小事。传承长征精神,奔赴未来山海,我们的前方,必将绚丽且灿烂。

【编辑:张翀】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